首頁 要聞 圖片 財經 旅游 社會 理論 教育 文藝 健康 視頻

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聞熱線:0936-8860235


建設“雙一流”,高校困惑如何解
發布日期:2019年11月20日   來源:人民網  編輯:臧曉玉

對于高校校長來說,在建設“雙一流”的征途中,收獲的喜悅和成長的困惑總是相伴而生。

近日,在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承辦的高等教育專業委員會學術年會上,不少高校校長和專家一起敞開心扉,談經驗、聊困惑,而很多困惑也是當下高校面臨的共性問題。

高校如何兼顧個性化需求和大班額的兩難?地方高校如何走出特色發展之路?創新人才究竟該怎樣“冒”出來?校長和專家有自己的見解。

大班額能不能教出好學生

目前,我國高等教育有了長足的發展和進步,已建成世界上最大的高等教育體系。國家發改委社會發展司司長歐曉理援引數據指出,10年間我國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從23.3%上升到48.1%。目前我國在校大學生已經有3833萬人,正加速向高等教育普及化邁進。

與此同時,圍繞高等教育質量提升,學生、家長對教育也有新的需求:個性化發展、小班化教學,一些高校因此試點書院制等模式助力學生更好地成長成材。然而這個時候,一個矛盾出現了:生師比降不下來。蘭州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院長鄔大光對此深有感觸,“大國辦大教育”,這個“大”,可能首先體現在大班額上。“在很多高校,生師比超過20:1,而發達國家大學平均為11:1。”

這似乎成了一個難題。鄔大光用了一個實例說明此事的難度:“某省高校在校生平均2.5萬人,如果對標國際一流大學的生師比,該省想要完成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任務,還需要再建14所大學。”

因此,鄔大光認為,扎根中國大地辦學,“大”,應該是探討適合我國辦學經驗的起點。

大班額能不能教出好學生?他借用北大老校長丁石孫的事例說明這個問題,“丁老1954年開始給北大本科生上課,當屆240個本科生。他教大課,同時還給學習跟不上的學生開小灶,還要答疑。這樣的情況下,四年下來,他教出了七個院士,兩個火箭衛星的總設計師。我們是不是可以說,大班一樣出人才?今天我國大學基本都是大班授課,專業規模大,校均規模大,這是中國國情,是我們現階段發展的特殊性。”鄔大光說。

“什么是扎根中國大地建世界一流大學?用今天大學的現實發展水平來結合我國國情,扎根大地就要在這些基礎上探索發展路徑。”鄔大光說。

中國人民大學教育學院教授李立國認為,當務之急是先走出特色發展的道路。“精英和普及并不矛盾,這是發展的必經過程。一些高水平綜合性研究型大學可以嘗試小班化、個性化教學,一些應用型、教學型大學可以不為此所限,相關評價方式也不應該相同”。

地方重點建設高校如何辦出特色

早在1928年,我國高校還在學習歐美辦大學經驗的時候,時任南開校長張伯苓以“知中國、服務中國”的“土貨化辦學經驗”,為當時的南開大學蹚出一條道路。今天,在“雙一流”建設的征途中,校長們遇到了新的問題。比如,地方重點建設大學的特色發展之路應該如何走?

地方大學,尤其是地方重點建設高校承擔著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任務,然而有的地方大學卻面臨著資源支撐不足、后續發展乏力的問題,滿足不了地方經濟發展的需求。該如何整合發展、走出自己的特色,是校長們必須要解決的緊迫問題。

蘭州文理學院校長鄭偉強認為,“首要任務是為國家戰略服務。我們學校的定位是服務糧食行業,學校財經專業是主打,重點服務國家糧食儲備安全。”

北京工業大學紀委書記楊建新則認為,首要任務是“找定位”,“我們是一個多科性的大學,我們的目標是建成一個研究型大學,現在我們在校生2.5萬人,研究生已經超過1萬人,我們有這個定位就要堅定不移往前推。”

“第二個是樹目標,我覺得這個目標不一定要高大上,而是要適合學校發展。第三就是強中抓強,發展自己的長處,而不是去補短板。”楊建新說。

山西大學副校長程芳琴表示,她是帶著困惑來的。從1902年建校開始,山西大學和浙江大學、河南大學等幾所大學一樣,走的是向歐美大學學習的路。“當時,學校教職工中一半是歐美留學歸來的,一半來自本土。”之后,又經歷了學科建設全面向蘇聯學習的階段,山西大學的法學學科并入中國人民大學,幾個人文社會重點學科并入北京大學。100多年過去了,今天走上扎根中國大地辦大學的征程,程芳琴發現,他們還面臨“搞科研和一流大學之路是否矛盾”的問題。

面臨困惑的不只是山西大學,青海大學也是如此。“青海省科技進步獎每年評30項左右,有10項來自青海大學,我們為地方發展貢獻智力支持。然而,人才缺乏卻是我們自身發展的瓶頸。”青海大學黨委副書記、常務副校長李麗榮告訴記者,碩士生和博士生留不下,后續“雙一流”建設學科也會受到影響。13年前,青海大學申請了全國第一個藏醫學博士點,在“雙一流學科”評選時卻落選了。

還有一些地方高校面臨著“同質化發展”的質疑,“不少人批評我們沒有特色了,原因是什么?”大連外國語大學副校長姜鳳春說,“在辦學方面,一個是學科,一個是專業,我們需要有一種張力在里面。”

創新人才究竟該如何培養

創新人才培養,也是縈繞在校長和專家心中的問題。

經濟學家、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吳曉求,用經濟學概念“中等收入陷阱”來形容今天我國高等教育發展面臨的緊迫感。拉美國家曾經出現過這樣的現象,由于大學教育跟不上,學校缺乏科研能力,學生缺少創新能力,人才培養跟不上國家發展需要,于是在人均GDP8000美元到9000美元之后,很多國家難以跨越13000美元的水平。“促進國家和民族的發展,是評價世界一流大學重要標志,要解放思想、有創新能力和開放意識,這幾點非常重要。”

電子科技大學校長曾勇也注意到這樣一個現象,他們學校門口有一條商業街,街上有一家書店,往來學生人流如織。他進去一看,里面出售的全是復習題,“一到考試,學生就去買很多題型復習,這說明一個問題——我們不少大學搞的還是應試教育。”

“如果學生沒有創新能力,完全是一個題型匹配的模式怎么可以?大學教育要注意驅動學生的激情、好奇心、參與感和夢想,這些方面往往我們都比較忽視。”曾勇說,“我們要考慮學生的核心素養,一是知識結構,知識結構對于工科學生來講,比較強化科學技術、工程和數學,但隨著經濟社會發展,還要有商業意識在里面,要有設計和藝術相關的課程保障;二是創新能力,工科學生一定要有內在的學習動力,而不是在課上被老師逼著考試。他們有好奇心,還要有廣闊的視野,只有這樣,在將來的工程和產業里才有引導力,才能成為未來的合格人才。”

當前,不少高校采取的“大類招生”模式也是培養創新人才的探索。清華大學規劃處處長楊殿閣談到清華的經驗,“從2017年開始,我們49個本科招生專業整合為16個大類,2016年我剛剛接任車輛學院的院長,當時真是摸著石頭過河。但最為關鍵、最復雜的是大類培養,這對我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。我們做的很重要的事情就是通識教育,比如理科學生修基礎讀寫課程,文科必須修基礎理工課程。”

西安交通大學西部高等教育評估中心主任陸根書認為,評價方式的改革或許是破題之解。“我們目前評價高校教育,更多是從‘教’的角度,講教師上課、講學科投入,學生的學習和發展方面還不太夠。目前,從學校和國家層面來講,都要有回歸學生的努力。全國教育大會提出,要突出人才培養的核心地位,強調要培養創新型人才、應用型人才。以學生為評價主體,可以為創新人才的培養注入新的活力”。陸根書說。(作者:姚曉丹)

責任編輯:臧曉玉

版權所有 張掖日報社 Copyright ? 2019

地址:甘肅省張掖市甘州區縣府南街109號 郵編:734000 投稿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新聞熱線:0936-8860235?聯系電話:0936-8860239 舉報電話:0936-8860205

新聞信息許可證號:62120180027? 隴ICP備11000452號 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
甘公網安備 62070202000118號
科学怪人援彩金 钱兔赚钱需要做任务吗 福州麻将单机游戏下载 重庆时时彩龙虎和秘诀 安卓手机捕鱼达人老版 足球怎么稳赚不赔 天刀如何跑商赚钱快 韩国偶像怎么赚钱 时时彩大小单双投注技巧 押庄龙虎有能赢的吗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快乐10分网址 广东十一选五稳赚不赔 快乐10分任选5 捕鱼王者现金上下分 老11选5开奖数据